一座时光照相馆

         如果不去互联网上检索一下相关的文章,谁都无法想象到一家广州市朝天路上的照相馆会与中国近代史有着联系。不起眼的门脸设计和略显冷清的大厅,很难让艳芳照相馆与老城区的其他照相馆有所区分。但走上楼去你便会发现,在这里仿佛可以穿越到民国时期。
         艳芳照相馆始创于1912年,但让人引以为傲的并不是它的年份,而是在它成立11年后,艳芳照相馆的摄影师在永丰舰(后改名中山舰)上为孙中山、宋庆龄和官兵们拍摄了一张合影。正是因为这张合影,让艳芳照相馆载入史册,而对于这段历史,也只有店里的老师傅从他们的师傅口中听过了。

2016年6月17日拍摄的艳芳照相馆。
2016年6月17日拍摄的艳芳照相馆。

        区伟强是艳芳照相馆工作过四十多年的老师傅,对于为孙中山拍照的历史,他也仅仅是有所耳闻。对于区伟强来说,更让他专注的是每天照相馆的工作,以至于原本约好的采访也交给了同事来应对。记者想尾随着区伟强的脚步上楼一探究竟,却在三楼被一架大型的木制相机拦住了去路。不同于民国题材影视剧里的折叠风琴式相机,艳芳照相馆的这台机器显得更加古老,取景、变焦、对焦,每一部操作都需要推拉机身上的木箱来完成。在毛玻璃制成的取景器上,倒立着布景前一架小型的玩具木马,这是民国时期,以至于到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儿童在拍摄艺术照时最炙手可热的道具。

图为区伟强在胶片摄影暗房内与放大机合影。
图为区伟强在胶片摄影暗房内与放大机合影。
图为在暗房内,区伟强一边整理相纸一边感叹传统胶片摄影的设备越来越少了。
图为在暗房内,区伟强一边整理相纸一边感叹传统胶片摄影的设备越来越少了。

        再往里面走,一架贵妃沙发摆放在暗红色的背景布前,旁边的梳妆台上摆放着各式的金丝眼镜框供顾客选用。而在另一侧的仿西洋建筑的墙壁上挂着几幅风景油画,油画下面则是幼儿使用的藤椅和摇椅。在这不到20平米的影棚内,艳芳照相馆毫不刻意地将西洋与中国元素糅合成一体,恰好地延续着百余年前中西方文化在广州交融的时代感。
        区伟强工作的地方在照相馆的四楼,这里是广州市仅有的几家摄影暗房之一。白灰抹成的墙面大都纷纷脱落,两台破旧的电风扇是这里唯一的清凉来源。听到有人上楼来,区伟强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在暗箱前,区伟强正用铅笔小心翼翼地修复胶卷底片上人脸的瑕疵,这项工作用Photoshop仅需要点鼠标三次,而区伟强需要一个小时来完成。

图为区伟强在影楼四层的工作间内晾晒胶卷底片。
图为区伟强在影楼四层的工作间内晾晒胶卷底片。
透过窗户射进的亮光,区伟强仔细观察每一张底片上的细节,以确保洗印质量。
透过窗户射进的亮光,区伟强仔细观察每一张底片上的细节,以确保洗印质量。

        在这个数码“横行”的年代,艳芳照相馆仍然保留着胶片拍摄服务,这也是区伟强引以为傲的手艺。在暗房里,放大机曝光的时间、显影液和定影液浸泡的时间都有着严格的标尺,这杆标尺并没有形成标准的公式和文字记载,而是凭借区伟强多年的经验所得,多一秒少一秒都影响着质量,“底片决定着曝光时间。这一点全凭经验,没有捷径可以走”,区伟强说。

        介绍着暗房内的设备,区伟强如数家珍,只是兴奋之余又带有几分失落。由于胶片摄影市场的萎缩,越来越多的传统摄影耗材逐渐停产,无法继续维持胶片摄影的工作。但最令区伟强惋惜的还是手艺人的缺失,是传统技术的遗失。如今的艳芳照相馆在二楼也开启了数码摄影业务,以迎合市场,维持正常的营生。三楼和四楼的胶片影楼更像是片桃花源,为像区伟强这样的老摄影人们,和有传统影楼情节的人们保留的一座时光照相馆。

区伟强正在为一张全家福照片修缮底片。
区伟强正在为一张全家福照片修缮底片。
区伟强用笔在底片上写下“百日留影。2016.6.6”的字样。
区伟强用笔在底片上写下“百日留影。2016.6.6”的字样。
照相馆的四楼是区伟强洗印照片、修底片的工作室。这里白灰抹成的墙壁已经纷纷脱落,破败不堪。
照相馆的四楼是区伟强洗印照片、修底片的工作室。这里白灰抹成的墙壁已经纷纷脱落,破败不堪。
区伟强在暗房内冲洗照片。放大机曝光的时间、显影液和定影液浸泡的时间都有着严格的标尺,这杆标尺并没有形成标准的公式和文字记载,而是凭借区伟强多年的经验所得,多一秒少一秒都影响着质量。
区伟强在暗房内冲洗照片。放大机曝光的时间、显影液和定影液浸泡的时间都有着严格的标尺,这杆标尺并没有形成标准的公式和文字记载,而是凭借区伟强多年的经验所得,多一秒少一秒都影响着质量。
老旧的木制暗箱内,摆放着修缮底片用的铅笔和颜料。
老旧的木制暗箱内,摆放着修缮底片用的铅笔和颜料。
艳芳照相馆四楼的水池台上,摆放着刚刚晾干的黑白全家福。
艳芳照相馆四楼的水池台上,摆放着刚刚晾干的黑白全家福。
影楼内的古董相机由纯实木制成,每一步操作都要推拉木箱完成。
影楼内的古董相机由纯实木制成,每一步操作都要推拉木箱完成。
影棚布景旁边是梳妆台,上面摆放着顾客常会用到的小道具。
影棚布景旁边是梳妆台,上面摆放着顾客常会用到的小道具。
在通往照相馆三层的楼梯间上,挂满了民国时期风格的艺术照。
在通往照相馆三层的楼梯间上,挂满了民国时期风格的艺术照。
背景布前摆放的玩具木马等都是早年间中国儿童艺术照里经典的道具。
背景布前摆放的玩具木马等都是早年间中国儿童艺术照里经典的道具。
影棚内摆放着大黄鸭、藤椅等儿童艺术照所需的道具,民国味道十足。
影棚内摆放着大黄鸭、藤椅等儿童艺术照所需的道具,民国味道十足。
艳芳照相馆三楼影棚内的贵妃沙发极具民国风。
艳芳照相馆三楼影棚内的贵妃沙发极具民国风。
一名路人走过艳芳照相馆的大门,在大门内测并不起眼的位置摆放着“黑白人像相”的广告,但这类人像照已很少有人拍摄。
一名路人走过艳芳照相馆的大门,在大门内测并不起眼的位置摆放着“黑白人像相”的广告,但这类人像照已很少有人拍摄。
艳芳照相馆的摄影师演示古董相机——座楼机的使用方法。
艳芳照相馆的摄影师演示古董相机——座楼机的使用方法。
为了顺应市场,艳芳照相馆也在二楼开设了数码摄影业务。
为了顺应市场,艳芳照相馆也在二楼开设了数码摄影业务。

Leave a Reply

Close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